為童軍奉獻的藝術家-諾曼‧洛克威爾

 諾曼‧洛克威爾(Norman Rockwell, 1894-1978)我們稱他為『童軍藝術家』。美國人,出生於西1894年。1912年秋天的某一天,一個才18 歲的藝術學院的學生,混身顯露著藝術的才華,走進了美國童軍『少年生活』(Boy's Life)雜誌的辦公室找工作,這位少年就是在日後,以繪畫幫助美國童軍詮釋其精神、特質的『諾曼‧洛克威爾』。他被雜誌社錄取擔任美工的工作,開始做一些插圖的編繪--從此,他就與美國童子軍結下了不解之緣,長達60餘年,直到他逝世為止。

 諾曼‧洛克威爾可以說是童子軍活動中『視覺上的發言人』(visual spokesman),透過那些現在已成為大家所熟悉的經典名畫,將童軍的精神及理想鮮活地呈現出來。

 他總共為美國童軍畫了五百多幅作品,而1979版的美國童軍手冊也以他的畫作封面,該幅畫的標題為-『Come and get it 』─(標題的意義,依一般美國童軍的用法,是招呼夥伴來用餐時高喊的句子,或可意譯為--來吧!開飯囉!但純從字面來看,頗有我國『求仁而得仁』之意,好似你到童軍行列來,你一定不會空手而回,必然能滿載而歸。)

愛 國 的 形 象

 1917年時,身材瘦長的洛克威爾想投效海軍,加入第一次世界大戰的行列,起初他被拒絕,因為體重不足,差標準有17磅。不過,有位海軍醫生特別為了他撤回了體重上的這一條規定,洛克威爾終於如願以償,加入海軍,為國效力。

 然而,海軍指派給他的工作則是在南卡羅萊納州的查爾斯頓基地從事鼓舞士氣的工作-替軍中報紙畫插圖,並為軍官及水手畫像。洛克威爾終其一生,深愛國家,他經常使用一些英雄、神聖的圖像,特別是美國國旗,並以這些圖像的象徵意義,將愛國的價值觀傳達給所有的童子軍。

 1932年所畫的『童子軍是忠誠的』,乃是為紀念華盛頓 200年誕辰,其構圖便是以華盛頓像作為背景,而童子軍的畫像則挺立在華盛頓像之前,以象徵童軍對開國偉人的崇敬。

 1976年所畫的『1976年的精神』,其構圖則以美國國旗為背景,數名童軍在國旗下擊鼓、吹奏樂器,以象徵童子軍對國家的忠誠。凡此,都能顯現洛克威爾深厚的愛國情操。

日 日 行 善, 年 年 不 斷

 從1925至1976年,除了其中二年例外,洛克威爾每年都畫一張童軍年曆用的圖,並交由布朗--畢奇羅(Brown & Bigelow)公司出版。這些年曆畫中,每一張畫所呈現的圖像均透露出具有高度理想的童軍,以可敬的、感人的行為立身處世,不僅如此,每一張畫對於童軍制服及裝備的描繪可說精確萬分。其中:
1918年的『日行一善』         ----童軍協助老人過街
1947年的『同心協力』(All Together) ----伸出援手
1949年的『患難之交』(Friend in Need)----童軍為小狗急救
這幾幅畫都可以充分說明上述的繪畫主題及繪畫特色。

 1929年,洛克威爾的童軍年曆畫已風靡全美國,受歡迎的情形延續了很多年。

篤 實 力 行 的 童 軍 活 動

 曾經有人問洛克威爾,他的繪畫主題會不會有耗竭的時候,他回答道:『童子軍總是能設計出一些新的活動來,否則布朗----畢奇羅公司一定會焦急萬分』。雖然,看起來童軍繪畫的主題好似有限,而洛克威爾這位童軍藝術家總能夠以新穎的方式表達童軍活動的特長,例如:1968年的『童軍活動就是走向戶外的活動』(Scouting is Outing): 他完全地掌握住了一個童軍團正要出發去露營時,所呈現出來的那股興奮的氣氛,也充分了表達了童軍活動的魅力。

1946年的『導引之手』(A Guiding Hand): 描繪了童子軍專注地教導幼童軍打繩結的情形,亦表現了童軍友愛、溫馨的特質。

1939年,在洛克威爾為童軍作畫,超過了25年時,他受頒美國童軍銀牛獎章(the Silver Buffallo),頒獎地點是紐約的華道府.亞斯多利亞(Waldorf -Astoria),觀禮人達三千餘人,場面極為感人。

畫 出 世 界 童 軍 風 貌

 1960年代,洛克威爾的童軍畫不再限於美國童軍活動,他將他的作畫主題擴及少數民族的童軍及外國的童軍。

最著名的例子是1963年及1967年的童軍年曆畫,其主題分別是:
『世界好景』(A Good Sign All Over the World)
『突破障礙,邁向自由』(Breakthrough for Freedom)
這兩幅畫都表現了世界各國童軍歡樂地團結在一起的景象。
 『世界好景』描繪了兩名蘇格蘭童軍與一名美國童軍載歌載舞的模樣,旁邊還有一名印尼童軍及一名印度童軍加入助興,該畫的背景是一個地球及三指記號,充分地象徵童軍精神瀰漫全球。
 『突破障礙,邁向自由』繪出世界各國童軍手連手共同為創造自由和平世界的決心,意味極其深長。

童 軍 服 務 員 的 畫 像

 童軍服務員是童軍活動的重要支柱,洛克威爾因而也將童軍服務員奉獻努力的成就及感人精神刻劃出來。
1918年的『童軍團長的忠言』(Straight Talk by Scoutmaster)
1956年的『童軍團長』(The Scoutmaster)
 這二幅畫是很好的例子;1956年的『童軍團長』尤為大家所喜愛----在靜夜星空下,童軍們都睡了,童軍團長猶守在火堆旁,若有所思的樣子,最能表達童軍團長犧牲、享受、享受犧牲的崇高意味。雖然,這兩幅畫在取材上是那麼平凡,幾乎所有的人都知道有營火及野外露營那麼回事。但洛克威爾卻能以其精妙的筆觸,烘托出童軍誠懇而靜謐的氣氛。

 洛克威爾曾說經:『美國人生活中的一些日常瑣事,對我來說,就是藝術上的豊碩的題材。男孩子在空地上撲打蒼蠅,女孩子們在房前台階上玩撲克牌,老人在黃昏裡漫步回家--這一些景象都能撩起我的情感。』

不 斷 向 上 向 前 發 展  

洛克威爾的童軍畫幾乎詮釋了廿世紀中葉美國童軍的風貌,也透露了美國的精神。他的一生幾乎與美國童軍歷史相隨,其生活的年代可說是美國這個國家及美國童軍運動快速且大幅成長的時期--這時期,正如洛克威爾的看法:『整個美國充滿了自信,我很高興能描繪出她的景象。』這位偉大的童軍藝術家最後以84歲的高齡,於1978年與世長辭,留給童軍界永恆的懷念。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uscout 的頭像
puscout

靜宜大學複式童軍團

puscou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